傅向升:2023年石化行业成绩来之不易,2024年“以进促稳”

2024/2/2

       2月1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在京召开2023年度石油和化工行业经济运行新闻发布会。石化联合会副会长傅向升作题为《增强信心加快转型奋力开创稳中求进、以进促稳新局面》的报告。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一、2023年石化行业经济运行基本情况及分析
  2023年,百年变局加速演进,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产业链供应链重构加速,大国博弈、区域动荡加剧,外部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就国际政治环境来看,2023年是复杂多变的一年,也是不确定因素增加的一年。世界经济更是艰难前行,疫后恢复不及预期,昔日最稳健的经济体欧盟因受俄乌冲突的深度影响,能源价格居高位,通胀高企,再加上美元持续加息,大宗商品和主要产品价格持续下跌,世界经济增速又走过了下滑的一年。
  2023年的中国,是全面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3年新冠疫情防控转段后经济恢复发展的一年,经济总量超过126万亿元,同比增长5.2%,增量以美元计为7932亿美元,仅增量就相当于世界GDP排名第20位的国家。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增长最大的引擎,并且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取得重要进展,科技创新实现新的突破,改革开放向纵深推进,安全发展基础巩固夯实,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迈出坚实步伐。
  1.2023年石化行业经济运行的基本情况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3年石化行业实现营业收入15.95万亿元,同比下降1.1%;利润总额8733.6亿元,同比下降20.7%;进出口总额9522.7亿美元,同比下降9.0%。
  三大板块的情况为:油气板块实现营业收入1.44万亿元,同比下降3.9%;实现利润3010.3亿元,同比下降15.5%。炼油板块实现营业收入4.96万亿元,同比增长2.1%;实现利润656亿元,同比增长192.3%。化工板块实现营业收入9.27万亿元,同比下降2.7%;实现利润4862.6亿元,同比下降31.2%。
  2.2023年经济数据同步下降原因分析
  从以上数据看出,2023年度的经营业绩不甚理想,全行业营业收入、利润、进出口额同步下降。三大板块中炼油板块因2022年度基数低,其营业收入、利润双增长。而油气和化工两大板块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均是双下降,这与2022年度油气和化工两大板块基数高有关,其主要原因还是原油、天然气及绝大多数化工产品的价格下降幅度较大。
  二、石化行业高质量运行存在的挑战及分析
  肯定2023年石化行业取得成绩的同时,还要看到石化产业离高质量发展这一“首要任务”还有差距,这都需要我们全行业以及各石化企业协同发力,在不断创新中逐一破解。
  一是效益的改善还有空间。石化大国的地位日益巩固,但与发达国家和跨国公司相比,核心竞争力不强、效益差距明显始终是我们的痛点。2023年全行业营业收入利润率5.47%,不仅横向与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比有差距,而且纵向与自身的历史好年景比也有差距,更是低于“十四五”以来的前两年(2022年6.8%,2021年8%)。
  从与效益密切相关的经营数据看,每百元营业成本较2022年增加0.7元,全行业亏损面比2022年扩大2.8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额占到行业利润总额的25.2%,存货1.7万亿元、占行业营业总收入的10.6%。
  油气和化工两大板块的应收款都有较大幅度的增加,油气和炼油两大板块的管理费用增幅较大,炼油和化工两大板块的财务费用大幅增长。这都证明降本增效和效益提升都有较大的潜力和空间。
  二是产能过剩的严重性必须重视。为缓解“低端过剩、高端短缺”的矛盾,“十三五”以来石化产业不断创新和快速发展,高端产品和高性能材料短缺的矛盾有所缓解,但基础产品和通用材料过剩状况不仅没有改观,而且呈日益严重之势。特别是长期以来以规模论英雄、“过分重量的增加,而忽视质的提升”这种传统思路和发展理念作祟,又叠加原始创新能力不强和技术瓶颈的制约,导致大量投资主要投向了扩大规模和量的增加,而投向结构优化和高端化、差异化的占比较少。这就造成了近日鲜有一个基础产品和通用材料其产能产量不是世界第一,而高端聚烯烃及其弹性体、高档电子化学品和高纯超纯试剂、高性能纤维复合材料和高性能膜材料长期依赖进口,或有的关键单体和关键原料长期难以攻克,甚至存在“卡脖子”问题。
  如果这种“低端过剩、高端短缺”的现状不改变,我国石化产业就只能长期处于产业链的中低端徘徊,就只能长期在产能过剩的漩涡里内卷,就只能在石化大国的平台上遥望“石化强国那盏闪耀的灯塔”。
  三是资源约束的瓶颈再次凸显。我国发展石化产业“多煤缺油少气”的资源瓶颈难以突破,与日韩和欧洲相比我们似乎多了一些资源方面的优势,但与美俄和海湾地区相比资源优势的差距十分明显。
  综合来看,我国除了盐矿资源相对丰富以外,不仅“缺油少气”,而且发展化学工业所需的磷矿、钾矿资源,以及锂矿、硼矿资源,氟化工的萤石资源,钡锶盐的重晶石和天青石资源等等都相对缺乏。
  最典型的就是发展石化产业的主要能源和原材料石油和天然气,2023年原油进口量5.64亿吨、加工量7.35亿吨都创历史新高,原油进口量是时隔两年,即连续两年下降的情况下再度增加,加工量是在2022年下降3.4%的情况下重回正增长。2023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由2022年的71.2%再次升高到72.9%。
  此外,资源方面的明显瓶颈还有,乙烷裂解制乙烯和丙烷脱氢制丙烯用的轻烃资源,也是主要依赖进口,受供应链安全影响的波动较大,与北美和海湾地区相比其竞争力大打折扣。
  四是现代煤化工遭遇新的瓶颈。现代煤化工是我国的独特优势,也是少有的世界领先的一个领域。自国家布局“四大现代煤化工产业升级示范基地”以来,煤制油(直接法和间接法)、煤制气、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以及煤制芳烃等,都取得了重大创新和突破,积累了工程化和产业化的重要经验,并在煤化工与石油化工互补、煤化工与新能源耦合发展等方面开展了深入研究和探索,更为国家能源安全提供了技术储备和战略保障。
  但是现代煤化工自升级示范以来一直磕磕绊绊。前几年煤制烯烃是效益最好、看起来最成功的一个示范产业链,煤制油一直寄希望于免征消费税的政策支持,煤制气和煤制乙二醇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尤其是煤制乙二醇开工率始终在50%以下。
  2022年受俄乌冲突影响世界市场天然气价格高企,又加上煤制气企业解决了多年困扰的管道入网问题,煤制气企业迎来了自升级示范以来难得的又一个好年景。
  可是2023年现代煤化工产业遭遇了新的困境,效益都大幅下降。据煤化工专委会预测:煤制油利润同比下降52.7%,煤制气利润同比下降39%,煤制烯烃利润同比下降82.4%。煤制乙二醇继连年亏损后2023年继续亏18.7亿元;煤制烯烃往年的业绩不再,营收同比下降7.8%,在利润大幅下降82.4%的惨淡之下,营收利润率只有0.52%。现代煤化工遇到的新困境,既有原料煤炭价格高位、电价高位的因素,更有产品结构雷同、差异化和高端化不够的问题。煤制乙二醇和煤制烯烃甚至存在与石油化工产品型号同质化竞争,以及与炼化一体化、轻烃制烯烃等不同原料路线的国际化竞争,近日的新困境也许是升级示范装置所要经历的大考之一。
  五是本质安全刻不容缓。从最近发布的《2023年度石化行业舆情报告》看,2023年安全形势比前几年严峻,1月15日的盘锦浩业、5月1日的鲁西化工、9月7日的鄂尔多斯亿鼎农业以及12月23日的齐鲁石化等事故发生,安全生产的警钟时时在敲响,本质安全的要求一刻也不能放松,过程安全的这根弦时刻都要绷紧。
  这就要求广大石化企业认真落实好《关于加强今冬明春石油和化工行业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要求,更要求全体干部职工始终敬畏安全生产、规范操作,严格落实主体责任,下大力气夯实安全生产工作基础,严防严控重点领域重点环节安全风险,确保石化生产的过程安全和本质安全。
  三、2024年石化产业高质量发展面临的形势及分析
  2024年,虽然形势和挑战更趋复杂,但总体来看将是企稳的一年。就世界经济大背景看,2024年世界经济将是“底部盘整,筑底企稳”的一年,将为迎接2025年开启新的景气周期筑牢底盘。2024年我们所面临的新形势:
  一是世界经济增速放缓将持续。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发布相对乐观的预测,但世界经济增速将在2023年低于2022年的基础上继续放缓。刚刚闭幕的达沃斯论坛上,56%的首席经济学家预计全球经济2024年将走弱。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预计将放缓0.2个百分点,摩根大通、瑞银等多家机构也都做出同样预测。
  2024年,发达经济体的增速预计由2023年的1.5%放缓至1.2%,其中最大的发达经济体美国的增速将由2023年的2.1%放缓到1.5%;而欧洲因逐渐摆脱俄乌冲突的影响,经济增速将由2023年的0.7%小幅回升到1.2%。作为新兴经济体的印度、俄罗斯、巴西的经济增速都将保持较快增长,但发展中经济体预计比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低1个百分点,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增速将保持5%左右。
  综合看,2024年世界经济增速将继续放缓,再加上个别国家推动“脱钩”“去风险”,导致分化加剧和世界经济的区域化、碎片化,全球贸易增速大幅下滑,更加迟滞了世界经济的复苏。
  二是不确定性因素将增多。大国博弈加剧,区域动荡突发,2024年世界经济环境面临的第一个不确定性,主要来自俄乌冲突双方能否签署停战协议?巴以战火是停熄还是扩大?红海危机火药味渐浓。
  除了这些政治因素和区域动荡外,第二个不确定性是美元何时开启降息周期?这也是世界经济不确定性之关键因素。美元为抑制通货膨胀,自2022年3月启动加息以来,新一轮收割过程告一段落,对大宗商品价格和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但美国通胀水平尚未达到预期目标,多家国际机构预测美元从下半年开始将会开启降息周期,但这也要看主要经济体、能源主导国的协同效应,以及区域动荡和局部危机的化解程度。如果能源价格、大宗商品价格和货运价格居高不下,助推美国和发达经济体的通胀指数难以回归正常水平的话,美元开启降息的时间表就会延后,世界经济将继续承压。
  第三个不确定性是2024年将是历史上的“超级选举年”,有70多个国家进行首脑或议会选举,首先3月份的俄罗斯选举似乎没有悬念,印度的选举莫迪连任的可能性也较大,但11月初的美国大选至今难以预料,并时时牵动着世界各国,再加上英国首相和欧盟议会的选举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这个历史上选举最多的年份给世界经济平添了许多新的挑战。
  第四个不确定性在南美,这也许是2024年世界经济的新爆点。南美第二大经济体阿根廷2023年的通胀率高达114.3%,新一届政府的施政举措令世界高度关注;委内瑞拉的选举以及与圭亚那的区域争端不仅涉及埃克森美孚等跨国公司的利益,“后院”的一举一动也必定牵动着美国的神经。南美的不确定性因素会不会成为2024年世界经济的两只“蝴蝶的翅膀”?令人担忧。
  多重不确定性因素并存,任何一个引爆都将对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冲击。
  三是能源转型将加速。能源转型一直是社会进步的推动力,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都是由能源转型推动的,以煤炭代替薪柴进入“蒸汽机时代”为代表和以石油代替煤炭进入以内燃机为标志的“电气化时代”,为“二战”后开启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和丰厚的物质基础。
  新世纪以来,能源转型开启了加速进程。欧洲及BP、壳牌、道达尔等多家能源公司加快了由传统能源向新能源即清洁能源的转型。如果说过去近20年的时间里大家还是在探索,甚至有的还在犹豫的话,近日为适应低碳发展新要求,能源企业向绿色低碳转型都按下了加速键。
  当欧亚能源公司向清洁能源转型开启加速进程的时刻,北美能源公司却大手笔并购化石资源的事件值得关注。2023年10月埃克森美孚宣布以595亿美元收购先锋自然资源公司,以确立其在二叠纪盆地的霸主地位。随后雪佛龙宣布以530亿美元收购赫斯公司,以确立其在非常规和深水领域的优势地位。
  2023年能源领域的这些新动向是否在告诉我们,传统能源向清洁能源的转型是一个较长的过程,在这个较长的过渡期内需要经历:前期的化石能源为主、清洁能源为辅,中期的化石能源与清洁能源并重,后期的化石能源为辅、清洁能源为主,直至最终过渡到化石能源完全退出能源领域,清洁能源成为人类社会的终极能源。
  我们可否大胆地设想?在这个较长的过渡期内,世界化石能源消费量在2030年达到峰值,达峰以后煤炭消费量较快下降,石油消费量降幅较小,在此后的20年时间里石油由能源为主的角色,逐步转变为化学品和合成材料生产提供原料来源的角色。而天然气将在化石能源达峰后消费量继续保持增长,此后30到40年时间里,承担起由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型的重要角色,甚至是主角。直至可控核聚变和氢能等清洁能源成为人类的主体能源,之后天然气也转变为化学品和合成材料生产提供原料的角色而与石油并存。
  四是绿色低碳转型进程加快。2023年世界各地的热浪、洪水、森林大火等气候灾害急剧增加,损失惨重。据多家机构监测2023年成为地球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这更加使人们认识到: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应对。
  2023年11月30日至12月13日,在迪拜召开的第28届联合国气候大会上达成了历史性的协议,开启化石燃料转型的加速进程。特别是在这次大会上,首次对《巴黎协定》提出的减排目标进行了盘点,盘点的结果并不乐观:195个签署《巴黎协定》的国家都没有实现承诺的减排目标。
  一边是气候灾害频发,另一边是减排不甚理想,又加上气温已经上升了1.1℃,距离《巴黎协定》确立的1.5℃温控目标只差0.4℃了。面对这样的严峻形势,第28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再次重申:为了实现控制升温的目标,温室气体的排放水平必须在2030年之前比2010年减少45%,并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因此,这次气候大会对新能源提出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现有产能增加2倍;对化石燃料提出的目标是:以公平、有序和公正的方式转变脱离化石燃料,在接下来的关键10年中加快行动,以期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这次气候大会上又有不少国家签署了《全球甲烷减排承诺书》,中国也公布了甲烷减排计划。
  为应对气候变化的这些新的措施和要求,都将对我国石化产业的发展,尤其是油气勘探开采领域、化学肥料领域以及饲料营养领域等产生深远的影响。
  四、奋力开创石化行业稳中求进、以进促稳新局面
  2024年是新中国成立75周年,是实现“十四五”规划任务目标的关键一年。新的一年挑战和形势都更趋严峻,新的困难也可能会增多,但只要我们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做好“三个统筹”,中国经济将进一步巩固和增强回升向好态势,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将继续稳固在5%及以上水平,为世界经济增长继续贡献30%以上的份额,仍然发挥世界经济增长最大引擎的作用。
  1.新型工业化“进”有新思路
  新型工业化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石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也是资源型能源型和基础性重要配套产业,这就决定了石化产业自身应首先实现新型工业化,石化产业的新型工业化应走在国民经济其他领域的前面。
  2.创新驱动“进”有新突破
  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创新驱动发展是石化产业和企业迈向新型工业化和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要素、是第一驱动力。
  3.绿色低碳转型“进”有新成效
  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绿色化、低碳化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环节。石化产业属资源型和能源型产业,在贯彻“碳达峰碳中和”战略、迈向新型工业化的进程中,面临绿色化和低碳化发展的新要求和新形势,其挑战更为艰巨也更为严峻。
  4.化解产能过剩“进”有新举措
  产能过剩问题已成为困扰行业和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突出问题。新世纪以来,中国石化产业发展之快,产品不断丰富、规模不断扩大、产业集中度逐步提升,基础化学品呈现过剩状态。
  5.“专精特新”“进”有新活力
  大型企业要在培育世界一流企业和现代化石化产业集群上多下功夫,而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民营经济也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生力军,是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  
京ICP备14013074号-1
地址: 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汉威国际广场二区9号楼5M层西区     邮编:100070     电话:010-68570776/74      邮箱:service@bhi.com.cn

关注BHI

访问手机版

新版会员中心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返回原版会员中心>>>

意见反馈

sitemap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ag豪洒百万美金  ag豪洒百万美金  jsckpot百万美金ag  利来现金网开户  凯发娱乐在线投注  利来老牌手机版官网  jsckpot百万美金ag  利来网上娱乐网站  利来网上娱乐主页  jsckpot百万美金ag